一首歌可以改變世界嗎?一本雜誌最近提出了這個問題,引來讀者的熱議。

50年前,芭芭拉,一名猶太裔法國歌手,創作了Goettingen(《哥廷根》)這首歌,那是她喜愛的德國城市。人們認為這首歌改善了德國和法國的關係。下面是20首讀者心目中改變了世界的歌曲:

1. 「對於我們那個年代的人來說是Special AKA 樂隊的Free Nelson Mandela(《釋放曼德拉》,試聽)。我出生在1960年,對曼德拉在1964年被判無期徒刑沒有什麼記憶。當在收音機裡聽到這首歌時,我們想這人是誰,他做了什麼? 不久以後,我加入了反種族隔離運動,同時,種族隔離、德斯蒙德圖圖,溫妮曼德拉,斯蒂芬•比科都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 英國奧爾薩爾的巴裡

2. 「我是芭芭拉的粉絲,但是感覺你言過其實了。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首歌是Jean Ferrat 1963年的歌曲Night and Fog(《夜與霧》)。歌曲描述了載著猶太人駛向集中營的火車,很震撼。戴高樂喜歡這首歌,因為它影射了他與阿登納的友好關係。Ferrat說年輕人可以 按照自己的理解來體會這首歌的意味,但是這個世界應該知道你——火車中的人——是誰。」 倫敦的艾琳鮑爾

3. 「柯蒂斯梅菲爾德的 People get ready(《人民準備好了》,1965,試聽)是一首民權運動的讚歌。在其他國家的鬥爭中,比如南非,這首歌被廣為傳唱。這首歌雖然被很多別的歌曲掩蓋了光芒,但是它依舊鼓舞人心,讓人們想起為平等而戰鬥的年代。很多LGBT群體也用過這首歌。」 美國的庫克伊施瓦茲

4. 「Feed the world (1984)這首歌也許太通俗流行了,大家都不會考慮它,但是我覺著Band Aid樂隊的的這首歌就是因為這一點可以當選。這首歌的MV表現了飢寒交迫中的兒童。直到這首歌的MV發行,新聞中才出現關於成千上萬非洲家庭被大饑荒折 磨的報導。拯救生命演出開始募集善款,但是是這首歌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並使我們認識到國外的饑荒是需要我們共同面對的,並不只是災難中的人自己的事情。之 後人們對災難的態度有了巨大的轉變,成千上萬的人受益於此。」 英國艾爾斯伯裡的傑米

5. 「Ben Kayiranga的 Freedom創作於1997年盧旺達種族屠殺之後。那時,創作這樣的一首歌是勇敢之舉,並不是因為它的雷鬼音樂節奏,而是因為歌詞。不是因為它的歌詞包 含了盧旺達語,法語和英語,是因為它傳遞了一個信息,人類的自由,永遠的自由。青年人渴望自由,孩子渴望自由。也許也不是因為這個信息,因為表達自由在盧 旺達音樂中並不是第一次。是因為那個時刻,當一個國家在苦難中哭泣時,這首歌傳遞了希望。這首歌給了盧旺達一個微笑。如果盧旺達是世界的話,那麼這首歌改 變了世界。」 瑞典的Rafiki Ubaldo

6. 「這首歌讚美一場拯救了兩百萬蘇聯猶太人的運動,這場運動大大促進了保衛人權的鬥爭,是鐵幕消亡的開始。這首歌的開端是一首旋律不斷重複,簡單具有猶太教 風格的歌曲,它點燃了英國美國人民的反抗怒火,更重要的是在蘇聯生活的沉默的猶太人。1965年,Shlomo Carlebach,一個美國猶太裔創作歌手,首次演唱了 Am Yisrael Chai這首歌。 大約十年後,我在加州大學讀書,參加了反對猶太人集中營的遊行。 遊行中,我和同伴隨著這首歌跳舞。同時,蘇聯的年輕猶太人也勇敢的組織集會。幾年後,我同其中一個結婚了!」 美國夏洛特市的Racelle Weiman

7. 「Billie Holiday 的Strange Fruit (1939, 試聽)。 世上存在著種族歧視,但是大多數人很容易在精神上自動屏蔽它的存在。這首歌把種族歧視展現在人的面前,把它懸掛在每一棵樹上,讓種族歧視完全不能被忽略。 這首歌提醒人們在解放運動之後美國南部仍然存在著種族歧視,這是殘酷的,但是使人們清醒。」 愛荷華州的米歇爾

8. 「1961年的日本歌曲 Ue O Muite Aruke  (《昂首向前行》,試聽), 在美國和英國也不知道為什麼叫做 Sukiyaki (壽喜燒)。這首歌改變了美國人對日本的態度,比任何政策和演講的作用都大。這首歌1963年引進美國,我不太記得當時的情形,但是很多比我年紀大一些的 人都說聽這首歌是人們第一次對日本沒有了敵意,開始認為日本人是跟自己一樣有感情的,會表達美好和溫柔的情感的人,而不是從前認為的神秘怪異的民族。這種 效果是雙向的。我在日本生活過5年,許多老一輩的日本人跟我講當知道美國人是如何喜愛這首歌時他們是多麼感動,這使他們對以前的敵人美國有了好感。這也是 日本唯一一首登上美國告示牌的歌曲。我認為這首歌促進了美日之間的聯盟,而這,使太平洋地區50年來維持和平狀態。 華盛頓的約翰泰勒

9. 」運奴船船長約翰•牛頓在1772年創作了 Amazing Grace (《奇異恩典》,試聽)。 他 幫助威廉•威爾伯福斯反對奴隸貿易。這首歌在19世紀早期第二次大覺醒期間傳入美國,並成為廣為傳唱的聖歌,同時這首歌也是一首具有反抗精神的歌曲,在民 權運動時期,馬丁路德金也唱過。現在它依然是一首聖歌,是一首關於自由的歌,並且被多次翻唱。這首歌是在馬丁路德金日被唱過最多次的歌曲。不幸的是,人口 買賣和奴隸制仍然存在,所以這首歌也不是完全成功。目前為止是這樣。」 倫敦的艾莉森艾恆

10. Joan Baez的 We Shall Overcome (1963,試聽), 為民權運動所創作,是一首充滿力量的歌。它讓不同種族,不同階級,不同背景,不同宗教的人團結在一起,只要他們有共同的信念。現在很多團體用這首歌來反對 陳規陋習。所以我認為這首歌讓世界變得更好,也將會繼續下去。這首歌並不是一個歌手唱很多人聽那種,而是每個人一起唱,團結起來積聚正能量。」丹佛的貝芙

11. 「Lili Marlene(1939,《莉莉瑪蓮》,試聽)怎麼樣?二戰期間隆美爾的非洲軍團時期進軍非洲時出現,在蒙哥馬利將軍指揮下的第八集團軍中流行開來。這首歌旋律動人,背景獨特,也許它使歐洲各國更加緊密的團結在一起。納米比亞溫特和克的約翰奧斯威斯基

12. 」我認為湯姆羅賓遜樂隊的 Glad to be Gay (1976,《是gay我很快樂》,試聽) 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世界對同性戀人士的看法。這首歌激勵人們反抗自己的和社會的偏見,喚起人們反對英國和美國主流社會對同性戀人士的迫害。上個星期巴黎的反對同性婚姻的三十萬人大遊行之後,或許這首歌應該出一個新的版本了。」 英國的安蒂葉

13. 「薩姆庫克的 A Change Is Gonna Come (1963,試聽)在民權運動中影響極大,特別是在馬丁路德金被暗殺之後。可以說這首歌極大推動了美國白人積極參加到民權運動中。」 謝菲爾德的皮特王爾丁

14. 「戰爭留下的創傷和社會普遍的不公激發了鮑勃迪蘭的靈感,他創作了 Blowing in the wind (1962, 《答案在風中飄蕩》,譯者大愛這首歌,試聽)。 1967年,我在童子軍軍營第一次聽到這首歌。不久以後,所有人都在唱(就像我),包括不會英語的人。這首歌最大的優點之一就是很簡單。幾十年過去了,我 發現這首歌在世界各地被傳唱,它所包含的正面思想也被廣為傳播。世界性的歌曲很少,而這首是其中之一。或者簡單地說,小而美的歌,含義深邃,激勵眾人,實 屬罕見。德國的西格瑪西格爾

15. Nena 的  99 Luftballons (1984,《九十九個氣球》,試聽) 是關於東西柏林分裂的。 樂隊的鍵盤手參加完在柏林舉行的滾石音樂會後創作了這首歌,當時他看到一串氣球被放飛,他想如果氣球飛到柏林牆的另一邊,那裡的人會認為這些氣球是什麼 呢。這首歌確實讓我,一個年輕人,開始思考和質疑政府對人民的言辭,也許其他人也像我這樣。這首歌中,戰爭爆發了,因為掌權者認為氣球是敵人在挑釁,是發 動戰爭的信號。最後,她發現了一個氣球,並把它放飛,心裡想著她失去的、想念的和許久沒有相見的人。現在的韓國和朝鮮就是這樣。 阿拉斯加的克萊頓戴爾

16. 」大衛•哈塞爾霍夫說他的 Looking for Freedom (1989,試聽)對柏林牆的倒塌有一臂之力。我不同意但是沒有膽量告訴他。」 德國的保羅

17. 「U2樂隊的 Sunday Bloody Sunday (1983,《血色星期天》,試聽) 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早期觸動了很多愛爾蘭人和英國人最真實的情感。這首歌發行那年,愛爾蘭共和軍在布萊頓飯店實施爆炸,動搖了保守黨的統治,馬島戰爭還歷 歷在目。U2在多個場合演唱過這首歌,每次他們都把音樂聲調小,讓觀眾的聲音也可以被聽到。『我們還要唱這首歌多久』。也許這首歌只是點燃了希望的蠟燭, 很短,但讓我們停下來,感受戰爭和暴力的無用。」 東薩西克斯的大衛

18. 「法版國際歌(1871,試聽),是一首全世界傳唱的革命歌曲,有振奮人心、令人感動的旋律。它號召被壓迫的人們反抗專政,是窮人和受壓迫者團結起來的讚美歌。縱觀整個現代史,它作為改變世界的歌曲是獨一無二的。它真的使人類團結起來。」 蘇格蘭的特裡馬丁

19. 「我認為保羅西蒙的 Graceland (1986, 《恩賜之地》,試聽),作為反對南非種族隔離運動的一部分,改變了世界。在那十年,這首歌大受歡迎。這張唱片把商業元素引入到音樂中,極大地提升了非洲音樂家和表演者的知名度。我記得保羅西蒙當時被一些反種族隔離運動支持者所批判,因為他破壞了文化抵制。但是他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對音樂的喜愛跨越了國界和文化,也超越了政治。」 德文郡的簡賈維斯

20. 「約翰列儂的Imagine(1971,試聽) 激起了關於戰爭,饑荒和宗教的討論。這場討論中,大家都互相尊重並且保持冷靜。直到當代,宗教人士比如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一些宗教場合還在使用這首歌。我 沒有宗教信仰,也不是嬉皮士,但我覺著直到現在,這首歌跟我們的生活都很相關。我很高興伴隨這首歌成長,以前在上學的路上,我印度巴基斯坦裔的父親總在車 裡放這首歌。」 美國滑鐵盧維爾的薩拉

    文章標籤

    音樂

    全站熱搜

    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