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這裡展現的不再是成王敗寇的歷史、不再是薄命女人加紅顏禍水的傳統悲劇。   

初登王位的勾踐用哀兵之法戰勝了吳國,使夫差在倉惶中同樣初登王位寶座;而西施與范蠡此時尚在深山老林中過著清風明月式的神仙生活。吳王夫差與越王勾踐,這對命定的死對頭,由此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角逐。西施與范蠡則漸漸分屬兩個陣營,做出了不同的人生選擇,一個愛「情」一個愛「權」。夫差在伍子胥的輔佐下,打敗了越國,卻沒有殺死勾踐;勾踐在范蠡的指點下,入吳為囚,以卑躬屈膝的姿態贏得了再生。   

這其實是一出關於兩個男人的悲劇:夫差是男人中的男人,是一位天地間至剛至純的真性情之人;他不想為王卻偏偏在一個關鍵的時刻被推到了權力的中心和歷史的風口浪尖;他思想自由、行為異類,充滿理想主義的情懷,卻因自己的悲憫仁愛而使自己遭受到了覆國的命運;他珍視愛情,善待每一位女人,卻給自己惹下千古的誤讀。與此相對,勾踐是男人中的至柔者,是一位稟承中國之千年權謀的集大成者;他知道守雌攻雄、以柔克剛,深諳君人南面術,是一位在成/敗、王/寇、善/惡、黑/白之間長袖善舞之人,然而他卻活得不像一個人,因為他時時刻刻處在危機中、處在野心中、處在權欲中,是一個被異化的被折磨的可憐蟲。夫差是個情種,勾踐是個政客。在吳越兩國的爭霸中,勾踐違背當時的軍事規則,經常使用卑下的手段,不但害死了夫差的父王,也害苦了自己的部屬、隨從和子民,搞得自己妻離子散,但他贏得了最初的勝利和最後的勝利;夫差本想只結果勾踐一人的性命,卻以行王道的方式,取得了兩國戰爭中最輝煌的勝利,贏得了敵國的臣服和自己人民的愛戴,也贏得了西施的芳心。   

西施本是范蠡的紅顏知己,但范蠡為了個人的所謂出山濟世的宏大抱負,將西施給獻了出去。西施是女人中的女人,是一位天地間至柔至純的真性情之人,她與夫差一見鍾情魂靈相通,都願天下和平人人得以安居樂業。范蠡躲到了局外,掌控著一切,但他只掌控了吳越之爭的轉折和走勢,卻不能掌控西施的心靈和感情。西施脫離了范蠡的既定軌道,既不干預吳國朝政,也不裡通越國情報,她只是作為一個完完全全的女人,享受著與夫差的愛情滋味。這之中,圍繞西施,展現了三個男人不同的生存之道:范蠡將西施推給夫差,站在了勾踐的一邊;勾踐為了奪回西施,做出最為人不齒的卑鄙下作之事;夫差深愛西施以及所有美好事物,最終卻不得不將西施還給范蠡。  

 范蠡得到了西施,可是終生都有了抹不掉的遺憾;   

夫差失去了天下,卻帶著滿足走向死亡;   

勾踐得到了勝利,卻像什麼都沒有得到;  

西施不是戰爭的起點,卻是戰爭的終點。   

一個女人,三個男人,使得該劇不再從男人的視角解讀歷史,而是真正將女人招回歷史中,讓女人來主宰命運,並最終從女人的觀照中,彰顯出不同男人的高下醜惡。夫差最終失敗了,不是敗寇;勾踐最終成功了,不是成王;范蠡最終只得隱循天際,徹底被權力放逐,空餘下傳說中的陶朱公美名。在這出男人對壘的大戲中,許多形形色色的歷史人物粉墨登場,留下不同以往的獨特身影:伍子胥的偏執和不近人情;文種的虛偽和賴皮;伯嚭的市儈卻符合人性……   

英雄,一部傳說已久的歷史,一出按古舊觀念被重複無數的戲劇,在這部三十集的劇集中,將得到嶄新另類地解讀,從而以一種符合現代性的觀念,顛覆觀者的習慣思維,並由此激發出他們索解歷史的觀影興趣。

 

 

    全站熱搜

    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