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r 'Menemies?'當哈利遇上莎莉.jpg  

作家娜塔莎撰稿

 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常叮囑我:「男孩並不想和你交朋友.」 然後將弦外之音留給我去琢磨思量。

 那時我並不以為然,認為憑自己的幽默詼諧,灌籃嫻熟,開朗活潑的性格,又有那一個男孩不喜歡在這樣的女孩身邊呢?

 但 結果證明父親是對的。對此不需要太自戀(Samantha Brick,自由專欄女作家曾寫過為什麼女人恨我等文章,有英版芙蓉姐姐之稱),但以我的經驗來說,單身異性戀男士在他們認為極具吸引力的女性身上並不想 只是尋求一份簡單的柏拉圖式的關係。當然這一概念並沒有什麼開創性,事實上在我看來再自然不過了。1

 首 先我要說的是兩情相悅的確是世界上最為美妙事。但上帝卻好似很喜歡玩這種複雜的配對遊戲,要麼是通過九個半周的交往後,我們想與之確定關係的男孩認為我們 的吸引力指數同丟棄的抹布不相上下,要麼就是我們對中意我們的男孩不起化學反應,兩人總是像隔著一長長的桌台打乒乓球一般。結果都是以另一方被拒而告終。

有些異性我雖然不想和他交往,但很想和他做朋友,因為他幽默詼諧,有他陪在身邊我會很開心,或者他友好善良並且為人真誠(這一類人可是稀缺性品種),或者是他不是每隔一句便提起他的理療師。我敢說這種情形你也經歷過吧。

我認為有必要對他說明白我們之間只會是朋友這種關係這麼簡單,僅此而已。說這些話宜早不宜晚,而不是將他帶在身邊給他希望。不然對他來說是不公平的。外面那麼多單身女性,她們或許會對他一見鍾情,為什麼要讓他白白浪費精力放在我身上呢?

 但有時在拒絕一位男士後要想和他保持朋友關係,這種情況頗為棘手。如果處理不當,結果是你可能會結下樑子。

要 想拒絕異性的追求或是一些曖昧舉動,同時還要讓他同意下一週他依然可以和你會面,邊品嚐藍莓煎餅邊談論伍迪艾倫執導的電影,這的確需要一定的技巧。有些男 士對此不以為意。我不清楚他們的原因,做朋友難道不好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呀。但是我確實見到有些男性在被拒絕後反應很糟糕,有的甚至好似在地球蒸發 了一樣再也沒見到他的面。我明白--他們受傷了。沒有人喜歡被別人拒絕。根據我的經驗甚至有些男士認為被拒讓人精神崩潰。

 提 起這些是因為最近我就遇到了這種情況。前段時間我和位異性發展著朋友關係,我起初一直以為他是同性戀。所以他時不時給我買三明治,或是邀請我去看電影,我 都沒覺得有什麼問題。朋友不就是做這些嗎?但朋友間是需要彼此都明白各人的性取向的(他是異性戀)還要暗示對方他的想法意圖並不是柏拉圖之類。他從未做出 曖昧舉動,但事實上,他看我臉上有芝麻醬的眼神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他有些膽怯還沒有 袒露對我的感情,所以我想這次我可以聰明些向他委婉的提下我最近一直和某個男生在交往,並對這個我頗為動心的男生十分用心。不用說他就明白戀人間得耳鬢廝 磨不屬於我和他,而類似滑冰,吃吃三明治呀,或閒聊呀我都沒問題。我這樣做是不是還不錯呀?這樣他就明白不要試著前傾身子去吻我,我也不會用以要學史蒂 威·旺達舞蹈為藉口來躲避他的不軌舉動。在他未向我表白前我就已然拒絕他了,我認為這招妙哉。

當 然結果是事與願違。此男再給我發送的郵件中激昂痛罵我多麼沒有感情:明知道他對我的情意卻當著他的面談論其他男生。僅僅因為我是女的,好像我就是神經病一 樣。我哪知道這些呀?我認為在他心裡我們就一直在約會,而在我心裡卻把他當做可以做一輩子的同性戀朋友。最後,因為他對我生氣,我也對他動了氣,友情也就 戛然而止了。

 我又結下了一段梁子。

 你 瞧,我也試過用較為直接的方式回絕男生,「我真的很喜歡你,但只是出於朋友間的喜歡而已。」這招僅適用於當此男表明了他的感情時候。在我經驗中,有些男生 反應還可以(儘管隨後我覺得他同我做朋友的熱情度大打折扣),有些男生對此應對得不是太好。還有一招我也用過,就是讓他們感覺是他們在拒絕你,這招頗具有 迷惑性且對象僅適用於頭腦不是很敏捷的男生。但話又說回來,我怎麼會和一個頭腦不靈光的男生交往呢?

我 們都會記得在當哈利遇上莎莉這部電影中比利克里斯托扮演的角色曾說:男人和女人從來不會是朋友,因為「男女有別」。我的確有一些單身異性戀的男性朋友,我 和他們之間也處的輕鬆隨意,無關乎風月,但我真的不知道要是我懶洋洋赤身裸體於床上,大聲喚著他們,他們是否會決然走開呢?我或許不是每個人的菜,但有時 我想他們是否會考慮我是不是他們喜歡的類型,或許他們也會想我會不會有同樣的念頭。如果是這樣的話,希望他們緘口不提保密於心吧。

全站熱搜

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