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種之多深淺不一的藍。很明顯,今天Chanel高定秀上這不同尋常的色相統計會讓每一位觀者都為之一振。為什麼會是藍色?Karl Lagerfeld太過博學,他能為自己所做的任何事都尋到一個恰當的理由。但他同樣也極其詭譎,擅於玩弄文字遊戲。那是貓王Elvis的「藍色月亮(Blue Moon)」,還是爵士大師Miles「泛藍調調(Kind of Blue)」,或者藍空派的樂天主義…「什麼都行但就不是布魯斯,他在秀後說,我可沒走藍調」。

 

極為難得的,這場Chanel高定秀呈現出一派流線型、昂揚向上而又富有前瞻性的景象,和Laferfeld最近秀上所營造的頹廢、沉淪和萎靡之景大相逕庭。今天的觀眾全程都被安置在一個類似的航天飛機商務艙的模擬場所內,脫離地球大氣徑直駛向太空。臨近尾聲時,地球居然「真的」就從頭頂掠過,透過玻璃穹頂,星光熠熠的太空可以盡收眼底。

但整個系列並沒像預先許諾的是未來主義的鋪排。而重點在於展現了一種新的時尚觀,這話用來形容那些時常變換風格的設計師,可能只是場面話,但用在Lagerfeld這恰如其分。那具體他是怎麼做的呢?他將腰線降得比大腿根部還低來拉長上身比例,所以當模特們手插著褲袋走出時,用設計師自己的話說就像一群牛仔褲不停往下掉的小子。中性一直是Chanel的一大特色,而Lagerfeld這次就找來了當今這種風格的典範Alice Dellal,她今天就坐在第一排的顯眼位置閱兵一般地審視著一群模特打扮成自己的樣子走秀。延敞的領口和運動衫挽起的袖子則是這場秀的一大廓形特色。

青春特有的散漫態度和衣服採用拜占庭式的繁複工藝剛好形成鮮明對比。「大部分面料甚至都不是布,」Lagerfeld解釋說,而是刺繡。而即使不是刺繡也是玻璃紙,或者其他看起來不可能的材質。但結果依然有一種經典的優雅,延敞的領口露出脖頸,挽起的袖子則構成一個完美的鐘形,修長服帖的下襬剛好止於腳踝正是文化的體現。而玻璃紙閃著微光就如同上好的絲綢。

c-01.jpg c-02.jpg c-03.jpg c-04.jpg c-05.jpg c-06.jpg c-07.jpg c-08.jpg c-09.jpg c-10.jpg c-11.jpg c-12.jpg c-13.jpg c-16.jpg     

     

 

 

 

 

    文章標籤

    時尚界

    全站熱搜

    阿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